我又想起我前任了,我前任走的时候,走的很痛苦。火化的时候还诈了尸,一直喊着没有死,最后还用铁链绑着烧完的。火很旺,烧的嘎吱嘎吱响,烧了三天三夜,家属很坚强,一个哭的都没有,还有一个笑出声来。那晚风很大,运骨灰的还在路上翻了车,把骨灰盒摔碎了,刚要捧起点骨灰,来了一辆洒水车......

日常